悟空塾武道馆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实验室里的忙碌:24小时与病毒“面对面”

实验室里的忙碌:24小时与病毒“面对面” 作者 / 穰宇航

  (抗击新冠肺炎)实验室里的忙碌:24小时与病毒“面对面”

  太原2月7日电 题:实验室里的忙碌:24小时与病毒“面对面”

  作者 吴琼 范丽芳 梁红梅

  “疫情面前,每位疾控工作者都一样”。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,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员虽然不在临床一线,他们却和病毒面对面拼力“交战”。在这里,检验人员24小时轮班“捕捉”病毒,并形成报告,帮助一线医务人员作出准确判断。

  39岁的赵嵘是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病检验科检验员,17年前他的母亲奋战在抗击非典疫情的第一线,那一年,他还是一名大学生。大学毕业后,他接过了母亲手中的接力棒,成为一名疾控工作者,此刻,正战斗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第一线。

赵嵘和同事对核酸样本进行检测。 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供图 摄 赵嵘和同事对核酸样本进行检测。 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供图

  1月21日,从山西省疾控中心检测出山西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开始,赵嵘就加入到对核酸样本的检测工作中。

  除夕当天,赵嵘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戴着N95口罩、护目镜等防护装备,在实验室里连续工作16个小时,疲惫不堪的他走出实验室后,虽然离家不远,但他也没有回家,仅用一碗泡面打发了自己的年夜饭。

  除夕夜,随着疑似感染者的核酸样本陆续送来,他再次走进实验室,用自己“独有”的方式守岁,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多才回家。

  “真的挺忙的,值班时没办法睡觉,除了吃饭、去洗手间等短暂的休整,基本上都在实验室。”赵嵘说,有时前一批样本检测完之后,下一批样本还没有送来时,他才可能在实验室外面稍微休息一会。

  面对这段时间高强度的工作,赵嵘坦言:“起初会有一些不适应,反复进入实验室,防护装备的穿脱比较繁琐,注意事项也很多,做实验的时间又比较长,会有些疲惫,不过现在也慢慢习惯了。”

  由于长时间戴口罩,赵嵘的鼻子和面部都有勒痕。“消毒措施比较完善,经常洗手,手也有些脱皮。”赵嵘说,为了方便工作,上班时不喝水少吃饭,尽量把时间挤出来。

  谈及家人对他的帮助,赵嵘告诉记者:“每次上班前,父母就打电话问一些情况,尤其母亲参加过抗击非典任务,在防护措施、心理指导等方面都给我很大帮助;我的妻子不是从事医务工作的,她就在网上了解相关知识,一直叮嘱我。”

  在获知驰援武汉的消息后,赵嵘曾主动申请驰援重灾区。“如果有需要,我肯定不会犹豫。”正如他在请战书中所言:“我愿意用自己所学,为此次疫情防控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……作为疾控人,让我挡在疫情前面,这是我的本职工作……”(完)

【编辑:白嘉懿】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